链内参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用区块链重塑票务泛娱乐生态新秩序,让“黄牛党”无处遁形!

昨天,票务泛娱乐生态链 TGC 在京举行了项目的首场发布会。这个发布会与别的区块链项目的发布会有两点很大的不同。一是参会的没有那些走秀站台的区块链大佬,来的都是艺人及体育经纪公司、演出场馆、票务公司等产业上下游合作伙伴;二是发布会上,没有大谈什么创新的共识机制或区块链技术层构成等让人晦涩难懂的内容。而是踏踏实实地和与会嘉宾探讨了泛娱乐生态建设等问题。

正如,TGC全球副总裁李辉所说:“这次发布会我们不谈空话,核心讨论如何应用区块链的技术、以票务为切入点打通整个产业链的话题,将区块链的应用实实在在落地下来。”

TGC 的未来战略。TGC 定位为服务全球泛娱乐生态的公链,团队拥有全球范围内大量票务合作方资源,以票务为切入点,构建覆盖全球的泛娱乐生态。

会上,李辉解释了 TGC 的含义——ToGoCONCERT,这个自创词汇简介而清晰地表达了项目的内核:“音乐会 + 和谐”。

“Concert 在这里是代指更广泛的顶部泛娱乐内容,包含体育赛事、音乐会、演唱会、音乐节、戏剧、电影等,这些将是我们整合在一起的顶部资源。”另外Concert还有“和谐”的意思,指的是TGC正在建立一个良性循环、共生共赢的泛娱乐生态圈。


行业发展之痛,迎来变革机遇

随着演出行业的发展,很多演出公司和经纪公司在票务上,都委托正规的票务公司进行分发,黄牛是演出票务市场上滋生出来的一个分叉产业。这也是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

“用区块链技术则可以规避黄牛炒票,通过区块链和大数据技术能够抑制黄牛的倒票行为,全网记账信息透明,疑似黄牛行为可做标记,确认后影响信任度将无法参与购票。

我们每年看演出的频率是有限的,只要超过上限则可以控制他的购买权利,不管他是不是这次真的想去看,把有限的票销售给真正的用户,这个办法或许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可以大大控制黄牛的倒票次数,使真正用户买到票。”这是永乐文化董事长杨波的理解。

而且在我国,票房消费与衍生周边消费还远远地没有被开发出来。同日本、韩国、美国等经济发达国家相比,这些国家的票房消费和衍生周边消费是1:1,但在我国衍生及周边的消费占比不到5%。

原因不是没有市场的消费需求,而是供给的服务不到位,演出周边衍生消费正在逐步养成,假货充实着市场。

因而,李辉从三个关键词展开描绘了 TGC 面向的市场机遇:

刚需:我们不管看演唱会、音乐节、体育赛事、漫展、戏剧……都必须要有票,这就是刚需;

社群:票务链接的用户是最有价值的用户,最愿意付费的用户,这些用户组成了不同的社群,而票务公司也一直在为他们服务,十分了解这些社群的特性和需求;

泛娱乐:票是链接整个泛娱乐的核心点,除了可见的现场内容和用户,其他比如 IP、版权、直播、内容、现场、经纪公司、艺人、粉丝经纪、应援、周边等关键词都是紧密联系的。

“首先这个行业是一个产业链,仅仅靠解决一个痛点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往往要关联产业的上下游。”对行业上下游的洞见,是 TGC 项目的立身之本。


泛娱乐营销本质是行为和数据价值化

对李辉来说,实际满足用户的需求是项目的核心,而通过描绘用户的需求和 TGC 对应的应用逻辑,整个项目的架构逐渐明朗起来。

“我们就举例说追星的粉丝这个例子,他们每天在追星,为了偶像——他们的信仰——付出时间、精力、金钱,这些付出是他们自愿的,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希望的偶像成长的更好,而他们更加希望偶像能知道自己是多么的爱他。而这些偶像并不一定知道。如果我们将他们的行为上链,所有的都被记录下来,真正、全身心的付出着就会被凸显出来,偶像就可以真实的感受到他的付出。”

“说到本质,其实 TGC 在做的是行为和数据的价值化,利用区块链技术的独特产物——通证——为这些行为进行奖励,这个奖励可以用来继续支持偶像的发展,比如购买偶像的周边、唱片、门票等,同时可见的收益和用户的心理需求。”

“如果按照区块链的词汇来说,粉丝在追星的行为记录就是挖矿。”

面向非核心粉丝群体,TGC 的逻辑依然成立,以音乐为例,用户可以在链上听歌、发表评论,而这些行为依旧能获取相应的价值奖励,用户可以用这些奖励购买更多音乐或者演出门票,也能捐助支持歌手的创作,为音乐付费。

多年的行业积累不仅让李辉清晰地剖析了行业现状,还让他看到了内在的关联性。

“谈到音乐,我们就延伸到项目上另外一个点上——音乐版权。比如 live 音乐的版权问题,这个版权到底是归谁所有、利润如何分配?因为live的音乐,歌词和编曲都可能被艺人拿来额外做一些二次创作,现场还会有粉丝的合唱、尖叫等内容,那么这个版权产生后期的利润该如何分配?我们依旧可以按照收益分配逻辑完成,也就是你买票去现场听歌,同时现场live的版权收益,就会得到奖励。”


一个新的泛娱乐理想王国

之后,李辉通过一些案例来作证 TGC 诞生的必要性。

“首先,先解决大家最最关注的黄牛的问题,讲一些演唱会案例吧。每当有热门演唱会举行,黄牛的问题就特别难处理,票往往会秒光,我们会在后台筛订单,发现黄牛就给取消订单,但是往往就收到黄牛的工商投诉,因为我违约了呀,工商也很无奈,我们只有抗住。但是这个办法是无法彻底是解决问题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使,就无法防止黄牛的存在。因为这个是一个暴力行业。”

现在,这个业内难题遇到了天敌——区块链技术。在区块链上,TGC 将门票定义为智能门票,每张门票在区块链上都是以数字方式存在,经纪公司、主办方、代理商都是一个节点,TGC 将和行业逐渐统一制定一个规则和标准。例如,设定转让规则:门票在第一次出售后,一个月内不能转让,或者演出前1个月才可以转让。

“设定利益相关联方的分配规则,转让的收益让经纪公司、主办方拿大头,转让方收益只有5%或者只有1%,还有哪个黄牛愿意为这点的利益去倒票呢?”李辉指出打击黄牛的核心在利益分配上,没有暴利,就没有黄牛。

另外,李辉认为利用共识机制,TGC 还能携手产业各节点解决假票问题。

“今天,我只是讲了一些我们项目在区块链上的一些应用场景,但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些,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建立一个新的泛娱乐的理想王国。”

0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