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内参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币圈掮客磨刀霍霍背后,正从热爱走向迷失 | 币圈乱象揭秘之二

掮客,原指为别人扛东西上山的人,赚点辛苦费。后引申为通过介绍买卖双方达成交易(如房地产、货物或证券)然后收取手续费或佣金的人。

事实上大家对“掮客”不会感到陌生,掮客现象在现实生活中早已无处不在。掮客不仅存在于商业活动中,包括诉讼、政治、学术等等方面都会出现。他们的角色就是经纪人或中介人,起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

在币圈也有这样一群人,有人把他们称作“掮客”,也有人把他们称为“币圈蝗虫”。他们无所不在,也无所不能。没有固定单位,没有固定办公场所,游走在韭菜、项目方、交易所和技术公司之间,可以说是上下游通吃,找到机会就大赚一把。

币圈掮客有着下面几个特征:

一、他们是币圈的“万金油”。掮客们有着极强的公关能力,能把各方的资源进行整合,别管熟与不熟,只要能赚到钱,他们就能搭上关系,尝试着赚一把。

二、他们是币圈的“变色龙”。掮客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为了方便参与各种场合,他们可以是某媒体的商务总监,可以是某资本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可以是某交易所的合伙人……他们时而是指点迷津的“专家”,时而是炫富的“大佬”,只要方便他们做业务,可以多角色切换,总之,一切皆有可能。

三、他们做着无风险套利的买卖。在掮客们的眼中没有牛市和熊市,他们既可以配合项目方割韭菜,也可以帮交易所找项目……当项目方有问题时,和他们无关。当韭菜起义时,他们只要微信君一解散,就消失在韭菜们的视线中,风声过后,换个身份接着玩。他们“无风险”地闷声发着大财。

掮客们原本也有着正经的工作,要么是早期失败的数字货币投资人,要么是曾经的创业失败者,要么是某项目公司的离职人员……长期的从业经验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虽然大都有过失败的经历,但他们又不想离开这个圈子,于是乎就当起了无风险又能赚钱的掮客。

在币圈,掮客是近一年来新兴起的职业,他们看似有些不起眼,但在割韭菜的灰色产业链中,他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处处有着他们的身影。

他们看似“没什么话语权”,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但在币圈大事小情中都有他们的身影。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微小的力量汇集成大势,也能对币圈的走向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本文通过几位掮客的亲身经历,让我们一窥掮客们的真实世界。

币圈只有投机无投资

A君 数字货币早期投资者

A君大约在2010就接触了比特币,算是中国币圈最早知道比特币的一批人。当时他的一个外国朋友来北京旅游借住在他的家中。每天晚上借用他的电脑“挖矿”,也就是挖一种叫做比特币的东西。那时起他就和比特币结下了不解之缘。

虽然那时他没有很上心,但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他也似懂非懂地了解了一些。临走时,这位友人送给他100个比特币。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几年后,2013年4月份,比特币价格短短几天从30多美元飙涨到265美元。看到了新闻报道,A君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有比特币的事儿。他没想到不值钱的比特币,价格能涨到这么高,他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比特币卖出,大赚了一笔。

有了这次的成功“投资”经验他开始关注比特币。期间也时不时地进行一些波段操作。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地深入地了解了比特币,发现了其内在的价值。他也更放心大胆的投资了,几乎没有失过手。

就在94之后,他清空手里的比特币,他判断比特币价格要低迷一段时间,他准备到时趁低点再买回来。可是没想的是,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涨,并在十二月底创了历史新高。

虽然A君错过了比特币的大涨,但他投资的一些山寨币都翻了百倍暴涨。尽管他每种币的投资额度不大,但收益颇丰。

几年的数字货币的投资经验,不仅让他有基本上实现了财富自由,也让他在圈内小有名气。走到哪都被吹捧为币圈的“老前辈”。这让A君有些飘飘然。

2018年,ICO大热。A君准备趁热追击,参加了当时很多热门项目的私募。那个阶段大量山寨币成为他投资的主流。然后,让他没想到的是,牛市转眼就变成了漫漫熊市。他的投资大受损失。有的币价甚至归零。

这次惨痛的教训,让他对币圈的有了新的认识。他说,“现在所谓的区块链投资都是在玩吹泡泡的游戏,一群投机者在赌博狂欢。只有传统公司进入,真正的落地应用产生时,区块链才会开始价值投资。”

2018年年底,A君果断地将手里的山寨币割肉。一部分投资了比特币,准备长期持有;一部分投资了矿场。随着今年比特币的牛市到来,他的投资也有了不错的收益。

“币圈太诱人了,每天上演着暴富神话,每天都有做着这样梦的人进来。倒下一批又进来一批。在币圈永远不缺的就是韭菜。”起起伏伏,让A君欲罢不能,他说,“这个圈子让人又爱又恨。”

这几年,A君身边也有一群追随者。如今,他业余时间也做起了“掮客”,他带着他们投资数字货币。主要以投资比特币为主,并以小部分资金投资头部交易所的IEO项目。他主要挣头部交易所的返佣。他说,他不和项目方一起不割韭菜,不做那种没良心的事儿。

在币圈节操是什么东西?

B君 区块链媒体联合创始人

“在币圈,你要有节操,就真的输了,而且是尸骨无存。”这是和B君见面他说的第一句话。

B君在做区块链媒体之前,是某门户网站科技频道的资深编辑。和内参君也是在那时认识的。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比较早的接触了区块链领域,参加不了少区块链项目的发布会,也写出了不少有分量的稿子。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背景,在区块链媒体还是一片蓝海时,有币圈投资人投资让他做一个区块链媒体,这样的好事找到自己,B君没有犹豫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创业的热情,再加上他的实力,在区块链媒体还是一片洼地时,他的媒体很快就脱颖而出。2018年上半年,区块链媒体大爆发,数以千计的媒体集中亮相。各路资本也纷纷开始关注这块儿。作为其中的佼佼者,B君的媒体自然备受资本的关注。他接连拿到五家的资本融资,融资额近千万。

B君也没想到区块链会这么火热,创业不到两个月轻松拿到了这么多融资,而且还有很多资本方准备跟进。这在传统互联网企业中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为了进一步巩固媒体的领先势头,B君决定加大原创力度,成为区块链媒体的领头羊。于是他花大价钱从传统媒体挖来几个优秀编辑和记者,并且在CBD的写字楼里租了二百平的办公室。

没想到的是,风口来得快去得更快。原来还十分火热的区块链媒体,一下子就成了冷饭。更让人没想的是,数字货币进入了熊市。由于前期融来的钱大都是BTC和ETH,随着币价的大跌,B君的资产在不断缩水。

不仅如此,媒体的业务量也极具下跌,那些曾经想投它们的资本如今日子也不好过。原本B君想熬一熬,熊市结束了,日子就会好过些。可熊市无期。

撑了几个月,实在撑不下去了。B君开始大量裁人,由几十人裁到如今的七八个人,他把办公室也退了,如今七八个人挤在共享空间里办公。

当初要成为“区块链领域第一有影响力媒体”的理想早已化为乌有。如今B君想得就是挣钱活下来。

想挣钱就得配合项目方,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现在媒体对于B君来说只是一个身份。依靠原来累积的一些影响力,方便与各方人脉沟通。

拉社群、搞直播、见面会……只要项目方肯出钱,满足甲方爸爸的需求,一切皆有可能。“帮项目主割韭菜,这在很多人看来很无节操。但在币圈节操是什么东西?”B君很无奈地说, “以前做媒体还很清高,但在和项目方、交易所接触多了,才发现他们有多过分。项目方让我们帮他们找韭菜,然后给我们大量代币返佣。更有甚者现在很多新起来的交易所都在找我们合作,让我们帮他们找项目,不仅上币费大部分会返给我们,而且让我帮忙拉更多的韭菜进来,割完之后按比例分成。”

他还指出,“在币圈的整个生态中,大家都是奔钱看的。至于那些所谓的伟大蓝图,不过是为了方便割韭菜而使用的花招罢了。如果有哪个项目方说自己有多牛,那你可以质问他,你赚钱了吗?或能不能先不发币?”

B君所在的媒体曾做过统计,目前市面上至少90%的项目都是在数字货币生态包装下的“陷阱”,要么缺乏项目支撑,沦为传销手段,要么存在极大“水分”,“用区块链养猫养狗的游戏都算是不错的落地应用了。”

B君预言,未来99%的山寨币都要死亡,而且留给它们的时间不多了。

币圈的诱惑力太大了

C君 某项目方的联合创始人

C君是典型的八十零后,毕业于名牌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美国读的研究生。

在进入区块链领域之前,也算是IT精英。曾在某国际IT巨头中国公司当工程师,也算是一个中层管理人员。

干这行的人都有个特点就是,毕业后先进大公司实践混资历,到了一定年纪,要么就混进公司高层,要么就自己出来创业。

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C君,眼看着自己的同学同事一个个跳槽的跳槽,升职的升职,创业的创业,混得风生水起。自己是干着急也没合适的机会。

在美国读研时,他就了解过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并且也和同学深入研究过。前两年,区块链还没这么火的时候,他利用自己所学时常接一些技术外包的零散活。其中不乏一些区块链创业公司。

2018年春节后,一个他曾合作的人,从公司出来自己创业了。这个人曾是某名知区块链项目的CTO。他对C君说,“现在区块链太火了,你没看大佬都开始关注了吗?出来和兄弟一起干吧!你在找几个人主要负责技术这一块儿,包你半年内实现财务自由。”

的确,2018年上半年是区块链已经疯了的一年。很多人纷纷投入到这股热潮之中。这让C君蠢蠢欲动。再加上对方给的Title和薪水都十分理想,他决定放手一搏。

他们创业的项目是一个分布式金融项目,这在今年已经很流行,但在一年前还是很新颖的。创始人带着他们用了一个月时间把白皮书搞了出来。并且准备在三个月后要发币。那段日子,大家都忙飞了,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公司,常常回家都是后半夜了,或者干脆就住在公司。

虽然大家都很辛苦,但每个人都和打了鸡血一样,满脸写着“兴奋”二字。

在这个行业,开会是常见的,大会小会天天有,一天要好几场。有时C君也要出去参加各种路演活动。

慢慢地他发现,在币圈,技术固然重要,但它只是锦上添花。最重要的是,是营销能力。无论什么样的手段,将币推销出去最重要。有一次创始人喝醉了和他说,“小C啊,你做事儿太认真了,这个行业都是趁机大赚一笔热钱。反正都是一堆空气。”这句话至今刻在C君的心中。

在大家的努力之下,项目募集了几万个ETH,这是不错的成绩。并且币也终于在一个小交易所上市了。上币当天价格暴涨了几十倍,然而几天后就开始下跌。之后就是一路跌。

去年9月的某一天。创始人给他们开会,说最近有投资者把他们给告了,现在公司准备让大家分布式办公,以免有人上门找公司麻烦。

最开始在公司的群里创始人还会给大家安排一些工作。然而过了半个月就没有了消息。有同事告诉他,创始人带私募款跑路了。C君的创业路就这么夭折了。

他没赚到钱,却更看清这个圈子了,“这个圈新陈代谢异常剧烈,三个月出现一个大佬,然后一个大佬消失。”

“区块链行业也太有诱惑力了,虽然风险性极高,但仍然有很多风险偏好更高的人想要进来。人类在过去创造的各种各样的金融想象力,都在这个领域集中爆发了。而且这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监管来临,像摩根大通、FaceBook这样的正规军出现。”

虽然这次创业失败了,但C君并没有灰心,因为他依然看好区块链的发展,只是目前这个行业被币圈的人玩得跑偏了。

以C君的这样技术精英,在行业里不难找工作,也曾有很多项目找他去做合伙人。但他都没有答应。他说,他看懂技术,却看不透人心。“币圈是个大炼狱场,人性要在这里经历最严酷的考验。”

他现在带着几个搞技术的朋友成立了一个小公司,和一个公司进行技术上的合作。如果有靠谱的公司和团队,他也会从中牵线搭桥,挣些佣金。他说,这样的日子很踏实,至少自己的心里舒服。

写在最后:

通过和以上三个“掮客”聊天,内参君发现,在币圈浸染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轮大起大落后,他们的人生观和财富观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他们的眼中,觉得钱已经不是钱,只是玩游戏的筹码。

数字货币给了人们一个全新的机会,一个实现阶层跃升、财富自由、成就事业的机会。但也给人们带疯狂的机会。数字货币的财富效应及其带来的巨大刺激,像一剂毒品,只要染上了就难以再摆脱,甚至当上瘾时,人们还全然不知。

正如C君所说,币圈是人性的炼狱场。资本所带来的金钱,燃烧了人们的欲望,打破了理性,让币圈中的大多数人失去了初心。

如果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看到眼前一切,可能会像牛顿一样感慨:“我可以碰撞出440万万亿中那个唯一哈希值,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愿各位不忘初心,一路走好!

注:本文涉及人物皆为化名,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媒体观点。

免责声明:本资料不应作为作出投资决定的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交易数字资产涉及重大风险,并可能导致您的投资资本损失。因而你应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链内参》只负责分享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0 0 分享到: